25 June, 2005 ( I don"t forget this day)
 
晚上十一點接到二姐男朋友打電話來,
他:"你爸現在怎麼了?"
我:"嗯,發生什麼事了,我現在在花蓮,怎麼了呢?"(內心感到強烈不安)
他:"你姐剛才打電話來說你爸現在在醫院急救"
我:"急救,怎麼了呀為什麼"
他:"我也不知道打電話給你姐打不通"
我:"我打電話問我弟"
彼此掛掉電話,我趕緊打電話給弟弟
我:"爸爸現在怎麼了,怎麼會突然送急救"
弟:"你現在快點回來,爸爸現在在弘大醫院急救"
我:"怎麼會這樣子,現在情況如何"
弟:"我現在還不知道,我要先回家載媽媽到醫院"
我:"有任何情況都要告訴我"
掛掉電話
 
因為這天是公司員工旅遊到花蓮玩,當時我躺在床上身體突然開始發抖且抖的非常厲害,是一種害怕和緊張,過不到五分鐘還是不放心還是再打電話給弟弟,問現在情況如何?
弟:"現在情況非常危急,還在急救中,叫我打電話叫小叔叔快點回苗栗"
掛掉電話我隨即打給小叔叔
我:"叔叔,爸爸現在在醫院急救,要你快點趕回苗栗"
叔:"我知道我己經在路上了,你現在可不可以快點搭車帶著子云回苗栗,搭飛機回來越快越好"
我:"好,我現在快點問飯店的人有沒有飛機或是火車"
掛掉電話我隨即打給飯店的服務台,當時我蹲著撥打電話時我的全身又再次開始發抖起來,但是這次抖的比上一次還要嚴重,連和服務台的人員說話時都在抖動,服務人員聽出我的緊張,她請我先不要緊張會馬上幫我查出目前最快的車次,掛上電話等待她的回覆時,我整個人在被窩裡唸著"阿彌陀佛",忘了當時過了幾分鐘,大姐打電話給我
大姐:"(正在哭泣的聲音)爸爸走了"
我:"非常錯愕停了五秒無法接受事實,眼淚馬上就掉了下來"
大姐:"我現在從屏東趕回苗栗路上"
我:"無法壓抑內心的痛及難過,不停的掉眼淚"
掛了電話,我在被子裡一直哭,過一會兒同事聽到我好像在哭泣,走到身邊問我怎麼了,我壓抑不住內心的痛,說了一句話"我爸爸走了,我現在好想回家",我雙手握拳把內心的悲都哭出來,"我真的好想回家,好想回家",同事們被當時的我嚇到了,她們安慰我及幫助我尋問服務台目前最快的交通工具,二位同事熱心的幫忙真的非常感謝。發了一封簡訊給姐弟們"我好想現在快點回家,我的心好痛好痛",整個人有點快要崩潰,當時最擔心的就是媽媽,真的很害怕她受不了那種突然的打擊,眼淚不停的掉。
 
六月二十六日
 
在同事們及飯店服務人員的協助之下,讓我順利搭上6/26早上五點四十分自強號到達台北九點,在火車上我強忍著眼淚告訴自己要堅強一點,帶著小堂弟二個人搭著火車、搭著捷運、搭著計程車抵達台北的家,踏進家門看見奶奶及小嬸嬸正等待著我們回家,當我看見奶奶時我強忍悲傷不在她老人家面前掉淚,雖然我知道她己經哭過了,但我還是要堅強忍耐不哭泣,提著行旅走進房間關上房門我的眼淚就像水龍頭一樣不停的掉,我拿起毛巾壓著眼睛讓眼淚一直流,流到我累了輕鬆了,就快速整理衣物準備開車回苗栗看爸爸。
開車載著奶奶、嬸嬸、子云,我不停用後照鏡看奶奶的雙眼,眼淚就不停的一直掉邊開車邊難過,我當時真的快受不了,台北到苗栗路程約一個半小時,這一個半小時我一直調整自己的心情,不停的用毛巾擦拭著眼淚,抵達苗栗我停止流淚,從停車位子慢慢走路到家門口,當我看見家門口姑姑在燒往生紙時,我再也忍不住悲痛大聲的哭出來,媽媽、姐姐、弟弟都在裡面哭了並和爸爸說"爸,嘉紋回來看你了",我當時跪在地上哭真的無法平息內心的痛,耳邊聽到哭不行哭出聲音否則爸爸走的不安心,我咬著嘴唇在心裡一直啜泣,不孝女的我不行用走的方式走進家門,要跪在地上爬到爸爸的靈位前上香,我邊爬著心裡真的非常痛非常痛,當我看見爸爸的靈照時我整個人趴在地上一直哭,真的無法上香,過了一會才起身為爸爸上香,起身後我又再次崩潰眼淚無法停止下來,每個人都哭了而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,爸爸我們真的好想你,希望你在天上過的更好,不要把人間的悲痛都帶去,保佑我們全家平安健康。
 
不孝女  嘉紋 2005.06.28

小猴子哈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